1. 首页>
  2. 作品·推荐 > 散文 >

高山仰止木府魂 / 杨易峰

来源: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 发布日期:2022-09-18 14:42:45

 

高山仰止木府魂

杨易峰

 

在世界文化遗产——云南丽江古城,有一处以其历史源远、建筑宏伟、文化精深,享有“丽江紫金城”盛誉的木府,早已闻名遐迩。笔者虽然因工作上的缘故曾多次到过丽江,但是行程匆匆均与木府擦肩而过,无暇一睹她那丰实雄姿。今次有缘随中国纪实文学作家8人采风团专赴丽江采风,才幸得一访。

说起木府,首先是要说它的仿“紫禁城”而建的明、清朝古建筑。据史料记载,木府殿堂巍峨、气象万千,布局严谨,仅中轴线就有369米长。在中轴线上,分别建有议事厅、万卷楼、护法殿、光碧楼、玉音楼、三清殿、逸仙阁等大殿,还有官驿、木家院、皈依堂、家庙等等,计160余座建筑。府内玉沟纵横,活水环绕(玉沟即绕居而穿行的水渠沟。当年的这水渠沟,还是木氏土司收集民情和军情的通信暗道),楼台亭阁,花园回廊,楚楚有致,原占地100余亩。明代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中曾为之惊叹:“宫室之丽,拟于王者”!

木府,是世袭纳西族木氏土司衙门的俗称。木氏先祖最早成为土司官始于元朝,忽必烈征战消灭大理国、议和南宋途经云南时,当时的纳西族首领就为元朝效力。在明太祖朱元璋崛起建立了大明后,远在滇西北丽江的纳西族土司阿甲阿得,率从又归顺明朝,此举大获朱元璋赏识。纳西族人原来没有汉族的姓氏,木府之所以叫“木”,是当时的朱元璋将自己的姓字去掉一撇和一横,钦赐其“木”姓。另外,东方属木,太阳和木均为纳西东巴教中的崇拜物,寓意深刻。从此,木氏土司在其治辖的社会阶层推行了官姓“木”民姓“和”之制度。民姓“和”,这本意,则也从一个侧面充分体现了一方土司的仁爱与广博之心。到清朝时,木氏土司依然延续着对丽江及周边地区的统治。后至清朝雍正元年,清政府对西南土司开始了改土归流,木氏土司失去了对丽江地区的世袭统治,但木氏家族对于当地仍有巨大的影响力。

事实也证明,在明末清初时期,木府鼎盛,丽江富庶。在这里,我们不但看到了这些象征着木氏家族自豪与荣耀的恢宏古建筑群,而且也领略到了纳西民族的丰富智慧与结晶,给世人留下了一方奇珍异宝!

其次要说的,是木府万卷楼珍藏着的汇集了两千年文化遗产的民族精粹——千卷东巴经、百卷大藏经、六公土司诗集及众多名士书画等,尽收眼底。尤其是室内刻经印图,满壁生辉。此处被誉为翰林珍奇、学苑瑰宝。可见木氏土司开明、重贤,以慧治天下的恩煦之怀。

自元代开始,为了便于对西南少数民族的统治,中央王朝实行了土司制度,将各个少数民族的部族首领封为土司,土司的职位世代传承,父子相传,似皇帝一样。日长年久,有的富可敌国的土司逐渐滋生了掠夺和叛乱的野心,造成战乱纷飞,当然这些土司自然遭诛灭亡的结果。而滇西北地区的纳西民族,由于偏僻和制度、文化的落后,木氏家族的先祖开矿置业(金矿、盐井、马场),一直躬身谋求经贸发展。虽然至明朝木府为盛景,但徐霞客在与木府的结识中,发出了“金矿总有挖尽时,到时丽江怎么办”“金钱导致的繁荣是假象,早晚有一天会幻灭”的振耳发聩之问,并提出了“只有文化的昌盛才能真正使丽江传承悠远流长,海纳百川的文化才是真正的兴盛根基”之宏愿。自幼弃武从文的木氏土司木增,心胸忽然开朗,一个没有文化底蕴的世民,如果也像那些野心掠夺的土司那样靠争战,前路注定是走不长的。木氏土司为了消泯争战与恩怨,让各民族兄弟团结,相互尊重、往来与学习,决定广集各少数民族及汉族文化,引进中原的儒教、道教、禅宗、医药、教育、律法、建筑、工艺制作等学术典籍,还拜托多吉大师寻找大藏金底本,要在万卷楼中为大藏金雕版刻印以作流传……木氏土司时时化干戈为玉帛,不发生战争,以丽江民众安居利益为重,广交中原名士,引进人才和技术,不闭关自守,文化兴邦,使明代成为纳西族历史上一个重要发展时期,而且也造就了木氏家族的众多土司作家。有一个细节,木氏土司木增组织马队沿茶马古道历尽90天,还将自己亲自动刀、历经多年终于完成的雕版刻印大藏经,送到了西藏布达拉宫。在这里,我们除了看到了渗透着浓郁醇厚的民族文化典藏外,还看到了一幅繁荣昌盛、充满生机、生生不息之魂字——和!木府在西南诸土司中以“知诗书好礼守义”而著称于世,体现了纳西人推崇知识的灵心惠性和纳西人广采博纳多元文化的开放精神。

议事厅是木氏土司议政施政之殿,护法殿(又称后议事厅),是木氏土司议定家事之堂。木府以纳西族土司为背景,历经元、明、清三朝,世袭土司面对复杂形势,高瞻远瞩,顺应历史发展,守土戍边,功绩不朽。我们从木氏土司的风云历史中清楚地看到,他们为了丽江百姓的安宁,平叛匪,抵外侵,多少儿女血战疆场。他们有一条坚信的“法条”,那就是为了丽江百姓的安宁,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感情包括自己的生命。为了消除战乱,百姓获得平安,就是死一百次,也不在话下。真正的勇士就应该有一颗强大的心。战争“面具”,是木府的传承之宝,当出征时,土司戴上面具,亲阵作战。而取下面具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得胜归来,要么战死之时!以木府世袭土司中的木增为代表,他始终抱着我要做最好的土司,统治这片大地,让所有人安居乐业的宗旨信念,实现着一代代前辈土司的遗训期望。木府的这一“规矩”,几百年不破不倒,它比雪山更高,比钢铁更强。面对难民,他们又不惜开取储备矿金,发衣发粮,急济于患众……“做为土司,心中要时刻装着百姓”“对百姓用心,才是对国家尽责!”这是一位多么慈仁而又伟大的土司,这是一个多么英勇而又顽强的纳西民族!木府的议事厅和护法殿,乃大义之厅、高风之殿。我们在这里,既观赏到了巧夺天工的古建筑艺术和促进民族团结的大义之举,又看到了一个大写的魂字——纳西族木氏家族的家国情怀——忠!此乃是要说的木府魂系之三。木府里那高悬着的明、清几代皇帝钦赐的“忠义”“辑宁边境”和“诚心报国”等匾额,其当属无愧!

 

 

走进木府,还有一张张久远但却明彻的画卷向我们展开……在感怀于古建筑艺术瑰宝的辉煌翘楚、精粹文化的恢宏博大、民族团结和守土戍边的忠义大举。笔者在想,也许木府——世袭木氏土司的这些“忠”“和”“筑”,就是留给现世的最好最丰富的魂宝——难道这些还不够、还不让人在之面前肃然仰止吗?!

木府是镜子,是精神,是传承。但木府大部分建筑曾毁于清末战火,幸存的“忠义”“天雨流芳”石牌坊等在“文革”期间也被毁坏。1996年丽江遭遇一场大地震,木府也难免之损。丽江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在世界银行巨资的支持下,将受损的木府等遗址和古建筑民居列入了震后恢复重建的特大重点工程,为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竭尽全力。经申报,1997年丽江古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2012年4月,丽江市又投入千万余元,对木府主体建筑进行了修缮。重新修缮后的木府,占地46亩,主轴线仍为369米,在保留建筑原有风格的同时,又贯穿了丽江古建筑古朴简洁、厚重敦实的风格,融汇了纳西族、白族等各民族的精湛工艺,成为了个性与共性共存的“大观园”,成功地再现了这座昔日丽江“紫禁城”的气势,体现出丽江特有的风水和建筑文化特色,而更加蔚为壮观。2013年,木府遗址被评为国家AAAA级风景区。在这里,目前我们眼前所看到的木府,正是丽江市为之焕然一新的大作——丽江,为我们又浓墨重彩的补上了一笔——丽江,是这座木府魂系的发祥之处、泽润之地!

巍巍木府,屹立在玉龙雪山旁,横跨了元明清三朝,历经22世470余年,至今彰显着雪山之灵玉龙之魂。倘佯在历史的长河里,站在蓝天白云下,我们再一次为你激奋敬仰!

 

(杨易峰,三十年历任央报刊政法记者、主任、主编。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理事,现为《中国纪实》杂志社编委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官方网站总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