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栏·评论 >

《明朝抗倭二百年》读后评论 / 刘守家

来源: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 发布日期:2022-09-29 23:28:36

思绪悠远溯历史  警钟长鸣策后人

《明朝抗倭二百年》读后评论

刘守家

 

看了青年战士作家纪红建的史志体长篇纪实文学作品《明朝抗倭二百年》后,我浮想联翩,忽然想起历史人物李世民来。

隋朝本来是个富裕强盛的朝代,所以隋末农民战争推翻隋王朝的现实,对李世民有强烈的震动。他即位后,便和大臣经常谈论隋亡的原因。他们认识到:隋朝的覆亡,是由于隋炀帝穷奢极欲,穷兵黩武,以至民不堪命、群起反抗的结果。殷鉴不远,唐太宗每思及此,都不由得感到畏惧。因此,他要求下属经常替他“思隋氏灭亡之事”,并定有“论隋日”,同大臣专门讨论、总结隋亡的历史教训。通过隋末农民大起义,唐太宗看到了农民群众的巨大威力,从而悟出老百姓好比是水,皇帝好比是船,水能够载船、也能够覆船的道理,并以此警醒自己,告诚子孙。他还从隋炀帝残暴无道而导致身死国灭的事实中,总结出“天子者,有道则人推而为主,无道则人弃而不用,诚可畏也”的教训。在隋朝盛衰兴亡的前车之鉴启示下,唐太宗制定出“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的施政方针。他励精图治,勤于政务,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缓和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努力发展农业生产,恢复社会经济。唐太宗善于纳谏的为政之举,固然和他的思想比较开明、政治眼光比较远大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看到了“隋炀帝不纳谏争,身戮国灭”的下场。贞观前期和中期,为了避免重蹈隋亡的覆辙,唐太宗李世民确实做到了时时“以隋为鉴”。他重视吸取前朝历史教训的程度,是中国历代封建皇帝都不能比拟的。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纪红建创作《明朝抗倭二百年》的初衷以及此书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那就是:以史为镜,警示现实。

在《明朝抗倭二百年》中,纪红建没有平铺直叙地写明朝军队的抗倭,而是通过对历史的深度认识,力图告诚和教育现代人,特别是广大青少年,不能忘记血的历史教训,因为今天的现实其实就是明天的历史。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李世民不忘殷亡的教训,所以成就了盛唐伟业。我们今天也不应忘记明朝外族的欺侮。本书意旨其在此乎?

此作品对一直备受人们关注的明朝抗倭战争的200年历史进行了全面的探析与揭密,并旨在告诉读者:为何堂堂的大明王朝饱受国土比自己小得多、经济比自己落后得多,并且还是一个诸侯纷争、政治不统一的日本国长达200年之久的侵扰与摧残;对中国历史产生深远影响的这群被称之为倭寇的人,到底是由什么人组成;倭寇在中国沿海不断地走私、烧杀抢劫、扩大贸易,不断侵占明朝老百姓利益,并与中国流民及汉奸勾结,由开始的小打小闹,发展到后来疯狂地烧杀抢劫;倭寇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修建研制了舰船等先进武器,总结研究出特有的战术。特别让明朝老百姓气愤的是,日本政府由当初的暗中支持,到后来明目张胆地纵容支持倭寇的行径,最后企图以朝鲜为跳板,发动大规模侵略中国的战争,企图打开明朝东南门户;明朝政治腐败、军政大坏,让倭寇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大肆烧杀抢虐,给中国人民留下了血的教训;在关键的时刻,正义战胜了邪恶,团结的爱国志士战胜了贪污腐败、卖国求荣者,为抗倭的胜利赢得了先机;倭寇虽然最终在戚继光等一批爱国将领的努力下消除,但倭寇对中国东南沿海长达200年之久的侵扰史已经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留下了无法抹去的记忆,更留给了世代中国人民血的教训;汉奸、腐败、海防废弛等问题,甚至因为争名夺利,朝廷错误地将一个又一个的抗倭英雄杀害,又说明了什么?这本书都给予了真实、大场面的呈现,留给人们无限的思索和深刻的启迪。此书既对读者心灵产生深深的震撼,又让读者体会到600年之前明朝荣辱兴衰和大喜大悲的社会真貌,对现代中国人起着警示作用。这是纪红建理性思索的结果,字里行间都融入了作者的历史考量与现实指向。

纪红建作为一个青年作家,特别是一个战士作家,通过《明朝抗倭二百年》对历史的思索与现实的警示,表现了叩问历史的勇气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而这也是这部作品的价值所在。在作品中,作家语意深长地写了抗倭的经验教训。他认为,闭关政策,只会导致灭亡,明朝倭患,在很大程度上与明廷的海禁是分不开的;国不可一日无军,军不可一日不备;众志成城才能走向胜利,纵观明朝抗倭的全过程,明廷功罪不明,枉杀抗倭将领,是延续倭寇侵略势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使在后记中,我们也能看出作家创作的心路历程。他说:“倭寇虽然最终在戚继光等一批爱国将领的努力下得以消除,但倭寇对我国东南沿海长达200年之久的侵扰史已经给人民的心目中留下了无法抹去的记忆,更留给了世代人民以血的教训。当然,对于那个久远年代的抗倭战争,不管是明朝的老百姓,还是现代社会的人们,多多少少都有些认识上的误区。但人们可以创造历史,却不能改变历史。我们必须尊重历史。”然后,作家笔锋一转,说:“由此,我自然想到了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的抗日战争,以及多年来部分日本人对那场侵略战争的错误认识……”作家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在创作谈中写得很明了:“这些教训又是当代中国人,特别是年代一代应该认识和思索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发展与前途。所以,我写《明朝抗倭二百年》,既是再现历史真貌,更是警示当代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一定要为民族的发展壮大而奋斗,要始终把民族利益与国家利益摆在第一位。历史已经无数次地告诫了我们,落后就意味着挨打,不团结就意味着失败。”至此,作家所表现出来的责任感跃然纸上。

纪红建写《明朝抗倭二百年》很明显地采用了史志体纪实文学的方式,这也是值得肯定与推崇的。纪实文学作为文学品类之一,自有其它文学样式不能替代的功能,虚构类文学主要以它的形象生动的特质发挥陶冶的功能,而纪实类文学则以其真实性取胜。

不可否认,在严肃文学呈式微之势的今天,纪实文学已经成为20世纪和21世纪全球主流文学倾向。它的题材几乎包罗着各个领域,具有强大的市场涵盖面与心灵冲击力。同时,纪实文学也允许并正在以多元化的形式存在与发展着。我认为,当前的纪实文学应该具有强悍的文体复合的特征,应该更多地显示出多元推进的空间。这就需要我们纪实文学作家在叙述时体式的多样化,大胆吸收相关艺术文体优势。这些年,作为极具冲击力的纪实文学已经将自述、广播、录音、史志以及作者家史、个人生平和对象描述结合起来。叙述角度上,多元第一人称、多元第三人称以及对话中的第二人称,交错穿插,纷繁多变。叙述结构上,采用连环式结构,纵向掘进,横断展开,现实与回忆交织,个人、家庭、社会互渗,视野宏阔,既含炽烈的现代意识,又具厚重的历史感喟。叙述体式上,小说式情节、诗歌体剪贴、散文化笔致、戏剧式对白、电影式蒙太奇、书信体连接、日记体补正等多方综合,蔚为壮观。此外,时空上的顺叙、倒叙、转叙、插叙、补叙相互交织,使得作品纵横捭阖,大气磅礴,异彩纷呈。在《明朝抗倭二百年》中,纪红建用史志体的方式,将明朝抗倭分成了对倭寇基本情况的介绍、明朝抗倭海防建设、明朝抗倭经典战例实录、明朝抗倭名将小传、经验教训五大板块,清晰明了,一目了然。这是作家近十年潜心研究明史的结果,也是作者良好的语言文字功底所起的作用。

当然,纪实文学的社会功能是更为重要的课题。一部好的纪实文学作品,应该具有匡正世风的效力,更应具有直指人心的震撼力,而借古讽今、刺世疾邪更是它责无旁贷的功能。当然,纪实文学也有着正面激励读者的作用,如战争年代的许多战地纪实特写、报告文学,我们所熟知的魏巍的纪实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曾经激励了无数的人,感动了无数颗心。还记得当年读刘白羽的那些战地纪实散文,叫人热血沸腾,激发起埋葬旧中国、建立新中国的豪壮气概。刚粉碎“四人帮”时,读徐迟的报告文学《歌德巴赫猜想》,千百万人被激发起了振兴科技、复兴中华的意志与梦想。这就是文学的社会功能。纪红建的这部纪实文学作品,在体现上述功能上,做得很好,可以说,他准确地把握了纪实文学的奥义与精髓,我愿为他喝一声彩!

昨天是今天的历史,而今天是明天的历史。所以,洞察昨天可以更好地把握今天。明朝抗倭的那段痛史,今天读起来犹如警钟在耳,它警示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强国之际,我们必须居安思危,不忘虎狼在侧。有了这一警示,才能更好地走好强国之路。

 

刘守家笔名:刘佳、王天、韩光,著名作家、学者,中国纪实文学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纪实》杂志社主编《中国纪实文学丛书编辑部》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