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栏·评论 >

反腐勇士留青史 正义呐喊唤民心

来源: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 发布日期:2021-08-24 22:05:34

 

 

反腐勇士留青史    正义呐喊唤民心

《天秤》读后论评

作者:刘守家

 

纪实文学体裁源远流长,早在汉代时期这种文体就已趋于成熟。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以及范晔的《后汉书》等均属纪实类著作,这些流传千古的纪实文学名著,为纪实文学发展奠定了基础。那以后,历代众多撰著,各展风采,各领风骚,“乱花渐欲迷人眼”,为后人留下了丰厚的文学遗产。

事实表明,纪实文学的发展是伴随社会文明的进步而相互辉映的,伟大的时代也必将创作出动人心灵的佳品杰作。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纪实文学事业迅猛发展,其势汹涌澎湃,蔚然壮观。

曾几何时,文坛掀起狂涛般的“纪实文学热”,这股热潮在中华大地滚荡、奔流。

新老作家、作者精神焕发,以饱满的激情,多视角、立体化、全方位地描绘了气象万千的崭新世界,同时也引起广大读者的欣喜和振奋。细心的人们可以看到,全国报刊和新闻媒体大都辟有纪实文学栏目、专题。传记文学、报告文学、纪实影视文学、纪实散文、纪实诗词、纪实小说等纪实文学作品的创作已然成为文坛上一股不容忽视的主流品类。

坦率而言,当代的纪实文学创作是最为辉煌时期,这也是时代的呼唤使然。

纪实文学之所以受到广大读者的喜欢和青睐,关键在于它追踪时代、反映现实、贴近生活、关注百姓。人们渴望看到真实历史画卷和国家发展前景的作品,同时也关心自身的命运、前途。

进入新时期,我的读书情趣也偏重于纪实文学,从中了解不少社会状况和当代典型先进人物,也常常为真人真事的新奇故事和纪实文学的艺术魅力而心动不已。

一次,文友刘秉才同志将《骏马》文学杂志社发表的刘迁同志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天秤》和后续的20多万字的书稿让我看阅、点评,并求写序文。

我与《天秤》作者刘迁和被撰写的主人公刘建军不相识,也从未谋面,只是在文友交谈中听说过保定有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刘建军。

阅读书稿后才晓知作者刘迁生于安徽合肥,六二年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后支边到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所学幸有所用,在《骏马》文学杂志社先后任编辑、主编,从南方水乡到北方草原一干就是四十余载,为“骏马”飞奔舞文弄墨,辛勤耕耘劳作。编余抽暇,也创作不少文学作品,但更多的时间,是为他人做“嫁衣”。

刘建军生于河北景县,六十年代初要求支边到呼伦贝尔,工作之余常写些小说、文艺作品刊登在《骏马》文学杂志上,就这样你写我编,彼此来往,刘迁对刘建军文艺创作给予了热心的指导和帮助。

有时消闲,俩人徜徉在草原河畔,欣赏着蓝天、白云、碧水、绿草和鲜花满地的大自然景观,酣畅交谈,赞美抒发“第二故乡”,憧憬着青年人的美好生活向往。文学,像磁石一样将两人吸附在一起,共同的爱好与追求,使两颗心越走越近。从那时起,俩人己成至朋挚友。

刘迁钦佩刘建军品格、才华,每当刘建军文艺作品获奖,他都亲自到场为其祝贺鼓励!正所谓惺惺相惜。

八十年代中期,刘建军调任保定地委研究室副主任,九十年代初任唐县县委副书记。步入政界后,他工作扎实深入,经常到偏辟山村调研,访贫问苦,体察民情,及时帮助农民解决问题,被唐县人民誉为关心百姓的“贴心人”“刘青天”。

九十年代初,刘建军以党员的民主权利向省委主要领导反映时任地委领导的腐败行为(考虑到人际关系盘根错节和那位领导惯用的报复行为,只好签上XXX,待上级组织调查时再主动说明事实真相)。

果然不出所料,那位领导得到“反馈”后勃然大怒,利用权柄,大动干戈,进行无情打击。

就这样,刘建军反遭诬陷,蒙受其冤……

一封向省委主要领导反映的腐败事实却在古城保定乃至河北大地掀起轩然大波,一时竟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此事件引起北京“中南海”最高层领导人的重视,中央纪委领导亲赴保定、河北省委调查解决。历经三年时间,祛邪扶正,刘建军这才得以平反洗雪、重新工作。

刘建军在强大的压力面前没有退缩,始终坚持党性、坚持原则、坚持真理,表现了不惧邪恶的勇气和胆识。平反后,刘建军调到革命老区易县任县长,他全身心地扑在事业上,以火热的激情和超负荷的工作走遍易县山山水水,时常在乡镇、村庄现场办公,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精心策划、组织、部署每个村庄的经济发展,挖掘经济潜力,为民造福。

在刘建军和县委、县政府其他领导共同努力下,不到三年时间里,这个贫困县面貌发生巨变,农民逐步富庶起来,各乡镇容貌建设也大为改观。

当地群众称颂刘建军为党的好书记,人民的好县长。

当得知刘建军调离易县,当地的群众、干部、教师和学生几千人聚满县政府大院和大街两侧挥泪相送,有的赠词送匾;有的年迈老人、残疾人拥抱刘县长哭泣着说:“我们的贴心好县长可要常回家看看……”

刘建军赴任保定外贸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他极富创造力和创新精神,为保定外贸发展和经济建设辛勤奔波、运筹操劳。与国内外经贸合作,招商引资,献计献策,保定经济建设不断得以拓展、创新。

八年来,经贸进出口总额创保定历史最好时期,凸现出他的聪明才智和领导艺术。

刘建军善于实践探索,又有超前的眼光。在他编撰的《WTO与保定经济》一书中可见其用心良苦,对保定经济做了潜心研究。尤其是在开发非洲及第三世界“偏小险难”市场方面,提出了许多具有战略意义的措施。刘建军的卓然成就,多次受到国家外贸部、省外贸局的表彰。他所领导的保定外贸局亦被评为先进单位。

保定人是这样评价刘建军的:“走哪哪红,干啥啥好。”人们又称他为改革开放的创新学者、祛邪反腐的勇敢斗士、为民服务的热心公仆、智慧出众的时代骄子。

时势造英雄,刘建军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涌现出来的典型人物。刘迁同志已是年过花甲的作家,从内蒙古海拉尔千里迢迢来到保定,对刘建军蒙受其冤和工作过的地方进行实地调查了解,又不辞辛苦到唐县、易县乡镇村庄“微服私访”,并和那里的干部、群众促膝交谈,听取对刘建军的反应。作者仅采写的手稿就达几十万字,于此可见,刘迁注重深入调查,注重真实准确,注重第一手资料,善于从诸多庞杂的素材中剪裁截取。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创作上的严谨和平实文风,这与作者几十年的编创经验不无关系。

我个人认为,纪实文学创作比其它文体写作更费心力,更难驾驭。就文体特征而言,纪实文学艺术生命正在于对现实的审视和对历史的验证。

作者遵循了求真写实的创作原则,紧紧把握“主人公”的轴心、主线,穿越时空,倾尽笔力,描述刘建军近十载的人生历程和创建的业绩,将刘建军写得可亲可信。

作者善于提炼群众语言,以此丰富作品的表现力,一位熟知刘建军的易县农村教师写了一首诗,该诗开篇得义:“天地有杆秤,功过问百姓,甘苦心自清,来去两袖风。”寥寥几句,写得自然、贴切。刘迁采用这首诗,以此表达普通百姓对刘建军的评价,读来意味深长,也给读者以更多的想象空间。

作者以倒叙和白描写作技巧来铺展故事情节。在叙述上以夹叙夹议、叙议交替递进的语言艺术来深化作品主题,又运用对应、托衬的文学艺术手法,所产生的效果颇为耐人寻味。尤其是反腐败章节,描写得精当、深刻。

……

建军同志的申诉案,说起来有点滑稽可笑,就在中纪委来保定调查时,全省“廉政建设”的座谈会竟也在这里召开,而主要报告人物就是那位被树为“廉政典型”的地委领导。

地委领导及其助手等人住在保定宾馆,与那位来开“廉政典型”会议的代表人物住个门对门。还有令人咂摸的是就餐,明明是查与被查的双方,却被安排在同一餐厅同时就餐。既是同一餐厅同时就餐,饭菜则是明明白白的不一样。一边是“廉政”饭菜,二菜一汤;另一边的饭菜则是相当好,以此招待“上宾”。无庸讳言,这是人为的“雕琢”。

在《积累朋友》章节里,写得的确很精彩:就在这欢乐如涨潮般一浪飞起又飞起的时候,有一位大个子白晰者从西亚席边站起,他微笑着对所有的人频频点头,然后大步跳上舞台,抢过报幕员兼翻译小姐的话筒,大声地讲了起来。与会者一片茫然。刘建军立即找到俄语翻译,让他赶快上台去作翻译。

市委王书记把刘建军招到身边,问:“这位是谁?”

刘建军回答说:“塔吉克斯坦共和国驻华首席商务代表。每年春节,他总是到我家过年三十。”

王书记说:“等他回来坐下后,我敬他一杯。”

他们眼瞅着台上,翻译已经笑得话不成句,磕磕巴巴地翻译着说:

“这位先生叫阿舒罗夫,他来自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是刘建军先生的朋友。他和保定有过成功的合作。他之所以上台来抢话筒,是因为实在太高兴了。他觉得自己不能不向主人表示诚挚的谢意。他感谢保定的朋友,更加要感谢台上的女演员。我们所有的男人们应该为她们鼓掌,感谢她们,因为,就是一万年以后,我们男人们也不会生出孩子来……”

王书记告诉刘建军:“明天在开幕式上,请阿舒罗夫先生代表外宾讲话,参加剪彩。”

阿舒罗夫先生在舞台上,又用他们民族的动作,做了几个舞蹈姿势。台下又是一片叫好声和掌声。书中有很多类似的精彩片断。刘迁笔下的人物大都形象逼真,性情举止跃然纸上。

纵览洋洋洒洒20多万字书稿,条理清晰,层次分明,语言朴实生动。

翻阅书稿,我的内心也随作者的故事情节而震颤、激动、感奋……

作品是作者的心声,也是主人公的反照“明镜”。从这部书稿看得出刘迁与刘建军同样有着襟怀坦诚、仗义执言、刚直不阿的性格和气质。

就本书的主人公刘建军及其写作者刘迁的情形而言,确实是这个风云激荡的时代在呼唤着纪实文学这一文学体裁,可以说,“文”与“史”的有机结合,使纪实文学成为记录历史、反映现实的最好形式。自《史记》以来,历朝历代都涌现出许多纪实文学名著名篇,其中不乏描述吏治内容的作品,它们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风貌。我们所熟知的众多历史上的名吏,贪官也好,清官也罢,都为今天的社会提供了珍贵的借鉴,清官如海瑞,贪官如和,他们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今人的思想,影响着社会的风气。这正是纪实作品的重要作用。

近几年,反腐斗争向纵深开展,不光打“苍蝇”,也打“老虎”,而且有一些是位高权重的“大老虎”,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涌现出许多英勇无畏的反腐勇士,它们秉持正义,为国除奸,为民请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真正斗士。而描述、讴歌这些斗士的光辉事迹,是纪实文学的光荣使命。我们作为纪实文学工作者,就是要发扬自古以来优秀史学家秉笔直书的精神,不为权贵与世欲所左右,真实地记录时代人物,褒扬美好,鞭挞丑恶,为世人树立风范,发出警示,让千千万万读者心中有一杆做人的“秤”。这是纪实文学作者的荣光与使命。而我赞许《天秤》也正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