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栏·评论 >

中国纪实诗词的大展示

来源: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 发布日期:2021-06-16 23:07:03
 

马卫东

《中国纪实诗词荟萃》终于和广大读者见面了!

我和广大读者一样为此书的面世感到高兴,为她的出版而自豪。作为此书的主要编辑者,也深感松了一口气,已经征集了近两年的诗词作品,今日终于择优而结集出版了。下面简要地介绍一下这本书出版前后的有关情况。

2008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纪念日,是奥运会在北京胜利召开的喜庆日子,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一次诗词征集活动,从20076月到200812月的18个月时间,征集歌颂改革开放三十,歌颂构建和谐社会,歌颂北京奥运会的诗词作品。在征集活动中,2008512四川发生了8级特大地震,在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掀起了抗震救灾的高潮,抗震救灾又成了这次诗词征集活动的重要内容。

对于这次诗词作品的征集活动,我们是非常重视的。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专门成立了《中国纪实诗词荟萃》编委会,组织专门人员对作品进行登记、分类,然后分别送有关专家学者认真审读、修改、拿出初步意见,编委会进行了认真讨论、研究,定下所选作者和诗词,可以说,每一名入选作者和每一篇入选诗词,都是经过多少道工序、经过多少人的审查把关,经过多名专家学者的修改审定才入选出书的。

《中国纪实诗词荟萃》中刊登的230多篇诗词,都是作者歌颂中国方方面面的真情展示。这里有:表现抗震救灾英雄事迹的“众志成城,抗灾救灾”,有表现北京奥运会的“中华崛起,喜迎奥运”,有表现人们对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喜庆,对构建和谐社会美好追求的“改革开放,和谐建国”,也有歌颂祖国大好河山,歌颂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的“歌颂祖国,歌唱人民”,有赞颂革命传统,颂扬人民美德的“革命传统,人民美德”,有歌颂科技强国的“巡游太空,科教兴国”,有缅怀伟大历史人物的“缅怀伟人,继承遗志”,还有盼望台湾早日回归祖国大家庭的“一国两制,祖国统一”,也有歌颂世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的“国际交往,世界和平”。

《中国纪实诗词荟萃》从诗词种类来说,她包括了新诗、古体诗和词。其中新诗60余首,古体诗110余首,词近60首,涉及词牌40余种。

在这230余首诗词中,不乏佼佼者。无论从写作的艺术水平看,还是从思想内容上看,都是较高的。像新诗作者中吴杞旺、郑树松、臧书国等,如吴杞旺的《汶川的父老姐妹弟兄我想你》和郑树松的《桂林抒情(三首)》都较好地反映了现代诗的艺术性和思想水平。像古体诗作者中的黄兴龙、梁经书、侯崇岭等人,都是这方面写作的高手,如黄兴龙的《雁门关》、侯崇岭的《<荷塘月色>吟》等,都是古体诗的佼佼者。像词作者中的姜庭晨、朱雪琴等人,词写得都不错,如姜庭晨的《破阵子·重访大碾盘沟》、《行香子·山村拜年》,朱雪琴的《醉花阴·为东屏、杜鹃二编辑题》等,从思想性到艺术性上都是比较高的。

从作者的年龄、职业上分析,《中国纪实诗词荟萃》也是有她的优势特点。本书共挑选了作者100余人,选用了他们的诗词230多篇。在100多名作者中有专门从事文字工作的,但大多数是业余作者;有三四十岁的青壮年,但大多数是60岁以上已退休人员;有机关、学校的写诗才子,但大多数是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农民。他们激情四射,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改革开放,他们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用诗词表达自己的情感,因而他们的诗词就是在诗词格律上不那么讲究、在平仄关系上不那么对路,但在述说事物时笔墨带着工农业生产果实的清香,话语的直率而毫不拐弯抹角都是显而易见的,如赵殿吉的《分钱》:“举世未闻好新鲜,中华养民倒贴钱,一亩耕地补十块,父们落泪新窝暖。”如马明的《中华龙》:“龙的伟人中华龙,龙大龙小都是英雄,龙马精神游太空,龙腾虎跃立新功。”如李培忠的《渔村》:“笑语甜甜忙拉网,欢声阵阵喜归舟。海湾万点皆渔火,赤鲤千舱尽醉眸。”生活气息非常浓烈,仿佛我们亲临其中。

总的看,《中国纪实诗词荟萃》是部好书,无论从艺术性和思想性来看,都不愧是部精品集。但从编者角度来看,又存在不少缺点和不足,有待于再搞类似活动时,避免问题的再次发生。

缺点和不足主要表现在:在内容描写上看,前后篇幅、长短不太协调。有的内容偏多偏长,有的偏少偏短,像歌颂祖国大好河山的稿件较多,但歌颂奥运会的稿件较少;歌颂改革开放三十年和构建和谐社会方面的稿件较多,但写科教兴国的稿件相对少些;写人生美德的比较多,但写一国两制和世界和平的比较少。在作者年龄上看,年龄偏大又是它的长处优点,又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在作者队伍中,60岁以上的占一多半,这么多老同志,老当益壮,年岁这么大了,还在孜孜不倦的学习创作,而且取得这么大的成就,不能不让人们刮目相看。而“70后”和“80后”的就很少,这说明学诗、写诗的在年轻人当中越来越少,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在写作水平上看也是参差不齐,有的稿件,从思想性、艺术性上看都不错,有的稿件则在思想上和艺术性上或多或少存在不足,要不就是思想性强,但艺术性上差些,要不就是艺术性上比较强,但思想性上又差些......

上述这些问题,这些不足之处有待于我们编委会也包括广大作者们认真总结经验,改进工作,在创作上更加刻苦学习,勤奋写作,反复修改,就一定能锻造出更精彩的诗词作品来!

 

(作者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纪实诗词荟萃》编委会执行主编。)